<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宋朝奇人:梅香竇臭,還有一個報復性吃肉

    2020-11-16 09:30閱讀:

    凡人摸史

    歷史博主 頭條文章作者

    關注
    今天給大家講三個宋朝奇人。
    第一個,叫張齊賢。
    此人“四踐兩府、九居八座,晚歲以三公就第,康寧福壽,時罕其比”,曾經進諫,活人無數,又喜歡提攜后進,幫助年輕人,72歲無疾而終,風評甚佳,福壽雙全。
    還是布衣之時,就攔馬獻策,10件里,趙匡胤覺得有4件還是不錯的。但他卻認為,自己10計都很牛,竟然跟皇上爭起來了。
    年輕氣盛啊,老趙一怒之下,叫武士把他扔了出去。但回頭就跟弟弟講,這次我發現個人才,以后你來用他。
    宋朝奇人:梅香竇臭,還有一個報復性吃肉(劇照)
    果然,在宋太宗時,張齊賢就如坐了直升機一般,蹭蹭直往上躥。
    他本是貧苦百姓,現在有了錢,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于是——
    報復性吃肉。
    歐陽修在《歸田錄》中記載:
    張仆射體質豐大,飲食過人,尤嗜肥豬肉,每食數斤。天壽院風藥黑神丸,常人所服不過一彈丸,公常以五七兩為一大劑,夾以胡餅而頓食之。淳化中罷相知安州,安陸山郡,未嘗識達官,見公飲啖不類常人,舉郡驚駭。嘗與賓客會食,廚吏置一金漆大桶于廳側,窺視公所食,如其物投桶中。至暮,酒漿浸漬,漲溢滿桶,郡人嗟愕,以謂享富貴者,必有異于人也。
    這吃貨,把小地方的人嚇得一楞一楞的,“舉郡驚駭……郡人嗟愕”,簡直是宋朝大胃王表演啊。
    不過,這表演,可能是假的,是傳說,是名人軼事。
    元人編《宋史》時,并未采用此事,因為他們翻閱典籍發現:
    四年六月,罷為尚書左丞。十月,命知定州,以母老不愿往,未幾,丁內艱,水漿不入口者七日,自是日啖粥一器,終喪不食酒肉蔬果。
    r> 根本沒去,又怎么會嚇著人家呢?
    第二個奇人,叫梅詢。
    歐陽修說:
    梅學士詢在真宗時已為名臣,至慶歷中為翰林侍讀以卒,性喜焚香,其在官所,每晨起將視事,必焚香兩爐,以公服罩之,撮其袖以出,坐定撒開兩袖,郁然滿室濃香。
    堪稱宋朝最香的男人。
    但也僅此而已。
    宋朝奇人:梅香竇臭,還有一個報復性吃肉(古人 圖源網絡,若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雖然把自己搞得好香,但這人,卻并不怎么吃香。
    《宋史》記載:
    真宗過殿廬,奇其占對詳敏,召試中書,除集賢院……詢性卞急好進,而侈于奉養,至老不衰。
    真宗問治道所宜先,李沆曰:“不用浮薄新進喜事之人,此最為先?!眴柶淙?,曰:“如梅詢、曾致堯等是矣”。
    李沆沒后,或薦梅詢可用,真宗曰:“李沆嘗言其非君子?!?br /> 他活了78歲,在貶謫中度過很多年,也沒當到太大的官。
    第三個奇人,叫竇元賓。
    他與梅詢齊名。
    這個五代漢朝宰相竇正固的孫子,雖然文章寫得不錯,卻“不喜修飾,經時未嘗沐浴”,異味滿身,時人將他跟梅詢做對比,笑稱“梅香竇臭”。
    但他雖然不愛洗澡,心卻又比很多人干凈得多。
    《宋人軼事匯編》里有個故事:
    宋朝奇人:梅香竇臭,還有一個報復性吃肉(王禹偁畫像)
    王禹偁被貶,“時交親縱深密者,不敢私近,惟竇元賓執手泣于合門,曰:‘天乎!得非命歟!’公后以詩謝云:‘惟有南宮竇員外,為余垂淚合門前’”。
    此事告訴我們一個道理:
    有的人,香著,他其實很臭;
    有的人,臭著,他其實很香。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