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鈕文新:債,又又又違約了

    2020-11-17 08:14閱讀:

    鈕文新

    前 證券資訊頻道執行總編輯兼首席新聞評論員

    關注
    鈕文新:債,又又又違約了
    這個周末,河南永煤集團、華晨汽車等一些高信用評級的地方國企債務違約之事被大量報道,而上周,也是因為此事,包括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城投債在內的一批地方國企債券價格暴跌,跌慘者100元面值的市場價格可低至10多元,而總體跌幅超過30%的債券更是一抓一把,而且如此市況甚至波及到了一些央企債券。
    不過今天——11月16日,隨著央行對本月到期的MLF一次性8000億元續作,債券市場的緊張情緒似有緩解,但可以肯定的是:投資者對高等級地方國企債務避之不及的行為依然存在,恐慌尚未消失。
    兩個層面的問題:第一,在一段時期寬松貨幣之后,突然掉頭從緊,或構建偏緊預期是錯誤的。貨幣政策松緊可以瞬間轉變,但經濟從冷到正常絕非一朝一夕,貨幣當局絕不能把經濟恢復初期的報復性反彈當成常態,必須關注之后肯定出現乏力的過程。所以,貨幣政策需要跨國報復性反彈的“周期”,而更多作用于“避免乏力”,正所謂“擊中目標前,得讓子彈飛一會”。正因如此,貨幣政策絕不能見好就收,需要將中國經濟扶上馬,然后送一程,走穩了再放緩。
    鈕文新:債,又又又違約了
    過去的事實告訴我們,中國貨幣政策盡管一直強調穩健,但
    實際卻在不斷地、較大幅度地左右搖擺。貨幣政策之于中國經濟就像開車上山,油門剛踩到給力的程度就收油門,結果車輛失速,不得不更深地大踩油門消耗更多油料穩住車輛。所以我們看到,貨幣沒少投放但作用卻不理想。有人管這叫“貨幣政策邊際效應遞減”。瞎扯,如果是那樣,又該如何解釋寬松貨幣政策對于中國疫后經濟的作用?
    所以,經濟政策要尊重常識,而不要整些花里胡哨的詞兒瞎解釋。貨幣政策必須把中國經濟之車推到山頂,然后推它到正常行使速度,然后才能松勁。頻繁在半山腰松油門不僅非常危險,而且事倍功半。
    為什么說債務風險問題卻說到貨幣政策?實際上,為應對各種經濟風險,中國近年來的債務擴張較快,尤其是國有企業,它們在擔負國家經濟拉動任務的過程中,不得不增加負債去上工程項目。這些項目上去了,債務絕不可能隨之消失,而肯定會長期存續,同時企業還要擔負債務成本?,F在的問題是:經濟需要刺激的時候,拼命讓國有企業承擔項目,增加負債??山洕滦袎毫ι杂芯徑?,央行貨幣政策就轉向,企業債務成本立即增加,而這時候又開始講“市場化原則”了。這種玩法誰接得???接不住勢必出現違約。
    鈕文新:債,又又又違約了
    有人說,經濟之車什么時候算是到達山頂?如果看不見山頂,貨幣政策寬松會不會沒完沒了?我們認為,經濟之車到達山頂的標志是“主動性、內生性增長動力”徹底修復。而要達到這一目標,財政政策就不能長期積極,經濟增長需要更多依賴貨幣政策。換句話說,只有貨幣政策長期適宜,民間投資才會不斷增長,內生性經濟增長動力才能不斷加大?,F在我們正好反著,長期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勢必擠出民間資本,內生性增長動力不斷弱化,反過來,經濟增長越來越依賴財政政策。這是惡性循環,不可持續。
    另一個層面的問題是:地方國企總有甩掉債務包袱的沖動,而這一點也受到地方政府明里暗里的支持。比如,當年清理“三角債”,我們就看到大量地方國有企業“利用破產逃廢銀行債權”,正所謂“假破產、真逃債”。說實話,別以為地方經濟可以得什么便宜,當年逃廢債嚴重地區被銀行列為高風險地區,甚至拒絕對那個地區的企業增長貸款,難道對地方經濟會有什么好處?
    說到這兒,我們不得不提及東北一些地區。這些年經濟滯緩,和那些年瘋狂逃廢債有沒有關系?沈陽的華晨汽車需要注意,萬不要再搞惡性示范。實際上,當年重慶處置地方國企債務很是搞得不錯,這方面的經驗,是否具有借鑒意義?
    無論如何,絕不能允許貨幣收縮過快或逃廢債引發債市危機,它關系到中國所有金融機構的資產安全,一旦出事必是系統性風險。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