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幫助過他人,會快樂一輩子

    2020-11-19 16:11閱讀:

    周碧華-品牌策劃

    新浪博客人文博主 讀物博主 頭條文章作者

    關注
    幫助過他人,會快樂一輩子

    國人本有樂善好施的傳統,進入市場經濟社會伊始,各自為生存而拼,人們的價值觀一度產生混亂.當社會秩序穩定后,人們驀然回首,發現人還是需要互幫互助的,并非絕對的個體.
    于是,慈善公益組織和志愿者隊伍如雨后春筍般涌現,這是社會進步的顯著標志.凡參與其中的人,一定是快樂著他人也快樂著自己的人.
    助人,都是盡一份心,出一份力.有能力者,大手筆出手;凡凡者,做力所能及的事特別感動的是,許多受助者,一旦生存境況改變,又來助人,回報社會.
    幫助過他人,會快樂一輩子

    年初疫情期間,武漢封城,千多萬人的生活面臨困難,全國人民伸出援手,這是大愛.我在挑選一批抗疫攝影作品提供給媒體時,發現一個公益組織的人穿著紅馬甲,在田野里采摘白菜蘿卜,接力運上貨車,往武漢.當時,人們都呆在家中,盡量不出門,誰也不知瘟神躲在哪里,但他們毅然走出家門做公益,毫無懼色.后來我了解到這個公益
    組織叫九妹公益
    幫助過他人,會快樂一輩子

    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我認識或不認識的慈善與公益人士有許多,如白狼先生和胡詩詞先生,都是肢殘人士,但他們經常為社會奉獻自己的力量,誰說他們肢殘呢,其實形象是很挺拔的!
    幫助過他人,會快樂一輩子

    桃源縣有個叮當助學公益組織,參與者大都是公職人員,雙休日本來是他們緊張上班五天后休息的日子,但他們利用這個時間走進偏遠鄉村,去尋找和幫助那些留守兒童.
    幫助過他人,會快樂一輩子

    炎波等人成立了護鳥組織,沒日沒夜的與捕鳥人戰斗,為的是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他們多出一次汗,我們的天空就多一只鳥飛翔.
    還有許多社會組織雖然不是慈善或公益性質,但都把公益當作組織的必選活動項,這些有組織的良善行動成為了社會的風景.更多的人雖然沒有加入各類組織,但在日常生活中,把幫助別人當成一種習慣.
    為官者替民謀福便是善,從商者童叟無欺便是善,我們普普通通的人能盡舉手之勞當然也是善.
    回想我的記者生涯,幫了多少人,不記得了.但有兩件事記憶猶新.
    1997年香港回歸前一個月,我收到一封寄自漢壽縣某鄉鎮糧店的一封厚厚的信,信是個小女孩寫的,然后夾有一疊稿件,小女孩稱,稿件是他朋友寫的,希望能發表出來.
    稿件6000多字,是有關香港回歸的,作者姓S,此稿太長,我沒打算刊發.某一天,編輯部的電話響起,是找我的,原來是那個寫信的女孩,詢問稿件發出來沒有.我回答說,稿件太長,要占用整版,沒有先例.沒想到我的話音剛落,那女孩便在電話里抽泣起來.看來,此文是否發表對她朋友來說特別特別重要!
    我說只要你能出實情,我盡量想辦法.
    小女孩立即不哭了,在電話里告訴我,她17歲,剛從中專學校畢業不久,在校期間,喜歡晚上收聽廣播里一個心靈熱線節目,竟然被一個男性聽眾的訴說給打動了,她主動寫了信,在書信交往中,才知那個男人30歲了,已婚,在德山監獄服刑,喜歡寫作.信來信往,她竟然愛上了他.她覺得一定要為他做點什么.
    我便知道這篇稿件的重要性了,頂住壓力,在香港回歸前兩天整版推出,并將樣報寄到德山監獄服刑人員S那里,盡管我知道這個女孩和S的愛情不會有結果,但想到能為S加分減刑(要知道該監獄歷史上也沒有人發表過整版文章!),想到那個小女孩快樂的樣子,我的心里如沐春風.
    2006年,我獨自編輯出版擁有公開刊號的文學月刊《朔方.散文時代》,一天從外面拉廣告回辦公室,看到桌上有封來信,郵寄地址是湖南省女子監獄,甚為奇怪,拆開來是一封字跡娟秀的信,還有一篇散文.
    寫信的女子說,她是臨澧人,一失足成千古恨,正在服刑中.她父親定期給他寄《朔方.散文時代》,讓她的精神有了寄托.
    我讀了她的散文,有些功底,就馬上發了.給她寄了樣刊后,她很快回信,表示她酷愛讀書和寫作,但就是可供她閱讀的書籍太少了.
    我把這事講給常德散文家協會秘書長薛開美先生聽,他也被感動了,幾天后,薛開美駕著他的寶馬車,后備箱里裝了一堆文學書籍,我們專程去為這位服刑女子送書.在省城好不容易才找到該監獄,雖然不能見到她本人,但管教干部聽到我們的介紹后,承諾一定將書轉交給她本人.后來聽說,因為她發表了作品,監獄方讓她當了文化教員.
    世上的人若真心幫助人是不圖回報的,甚至都不用想幫了會有什么結果,只是心安,心暖,偶爾憶起,微微一笑,小小的快樂就這樣伴隨一生.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