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藝術、文藝、美學:區分與關聯(《藝理》課第二講(六))

    2020-11-20 08:22閱讀:

    張法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沒有留下~

    關注
    (五) 藝理路徑之五:中西互動而來的“文藝”
    由中國進入世界現代化歷程以來的中國以文為核心的藝術體系和西方以美為核心的藝術體系的互動,中國現代藝術體系變成了“文藝”和“藝術”并存的藝術現象。
    西方藝術體系進入中國和中國接受西方藝術體系的歷程,要點如下:
    當世界現代化進程漫向東方之時,包括中日韓在內的整個漢字文化圈之與互動,日本人1871年參加奧地利萬國博覽會,日本的官方文書用漢字“美術”對接德文美的藝術Sch?ne Kunst)。1882年,著名學人西周在《美妙學說》中肯定了美術”一詞。美術,作為“美的藝術”的對譯,成為西方藝術體系的漢字命名。在最初漢字文化圈與西方藝理的互動中,東亞和西方學人都參與進來,還有不少語匯,被用來與西方art(或fine art)對譯。比如,中國學人顏永京用“雅藝”(1882), 德國傳教士花之安用“上藝”(1884 中國學人林樂知、朱樹人用“美藝”(1897),這些詞都強調了中國藝理與西方藝理之間的對應關系,與西方藝術體系在本質上相同的是中國的高雅藝術(如士人趣味的詩、書、畫、琴),而非一般的低俗藝術(如民歌、年畫、腰鼓、嗩喇),因此,“雅藝”點在精神的一致的。高雅藝術同時就是上流藝術,因此,區別于
    下藝的“上藝”與“雅藝”同調?!懊浪嚒迸c西方的“美的藝術”相合,同于“美術”。當然,歷史最后的結果,是“藝術”一詞戰勝“美術”一詞,成為整體藝術體系的中文定譯。在日本1878年以中江兆民受日本文部省委托翻譯《維氏美學》為標志,在中國,美術和藝術作為藝術體系的譯詞混用了很久。清末民初,蔡元培、王國維、魯迅等當時的著名學人,都把“美術”作為藝術體系總名。讀讀蔡元培《剡山、二戴兩書院學約》(1900)《在中國第一國立美術學校開學式演說詞》(1918 [1]等著述,王國維《紅樓夢評論》(1904)《論哲學家與美術家之天職》(1905)《古雅之在美學上之位置》(1906)等著述,魯迅《摩羅詩力說》(1907)《擬播布美術意見書》(1913 [2]等著述,都是如此用法。直到五四時代,才開始把藝術與美術進行區別,呂澂在《新青年》雜志第六卷第一號發表《美術革命》,文中嚴格區分了作為整體的藝術和作為藝術一部分而只是建筑、雕塑、繪畫總稱的美術,并感嘆“國人多昧于此”。 [3]總體而論,中文在對譯西方藝術的數十年中,經歷了從雅藝、上藝、美藝、美術等詞的艱難選擇,最后定型在“藝術”這一語匯上。 而這一過程最后如此定型,又需要兩個條件:一是詞匯條件,藝”的含義要從低級性技術轉成為高尚性的藝術,這在西方文化的強勢影響下,在art原意的推動下,必然而且終于現實了,并由西方art的原樣,保證著藝術一詞按原義去使用。二是現實條件,中國藝術體系是以為高位和特征的藝術體系,當國人面對西方藝術體系的時候,自覺不自覺地要在現實中體現出來,因此,在提到藝術體系總體時,總要把文學專提出來,放到作為總名藝術之前。在“美術”一詞作為藝術體系之名稱時,梁啟超《新民說》(1902)說“凡一國能立于世界,具有其國民獨具之特質,上自道德法律,下至風俗習慣,文學,美術,皆有一種獨立之精神。[4] 王國維《人間嗜好之研究》(1907)中說“若夫最高尚之嗜好,如文學、美術,又說“文學、美術亦不過成人之精神的游戲?!?/span> [5]李大釗《美與高》(1917)說“絕大手筆之文學家、美術家如李白其人者[6] ……在“藝術”成為藝術體系之名稱時,1929年魯迅譯的《現代新興文學諸問題》里有“何況向科學、哲學、文學、藝術伸手。[7] 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里說:“我們的文學藝術,都是為人民大眾的,首先是為工農兵的。[8] 1953年林默涵在《文藝報》第2號發表《胡風的反馬克思主義文藝思想》中說胡風“否認文學藝術中的黨性原則?!?/span> [9]1978年周揚一篇文章的題目是《關于社會主義新時期的文學藝術問題》 [10]……
    通過上面的典型之例,一個重要的現象應當被注意到了:現代中國在提到藝術總體的時候,總要加上“文學”一詞在前面,成為“文學藝術”。這樣一來,西方以“藝術”為總名的藝術體系,在中國就變成了以“文藝”為總名的藝術體系。這就是中西文化兩種不同的藝理,在現代中國進行復雜互動而產生的結果。

    [1]蔡元培在《剡山、二戴兩書院學約》(1900)說“美術學”是“寫性靈之作,如詩詞繪事”(《蔡元培全集》第一卷,北京,中華書局,1984,第95);在《在中國第一國立美術學校開學式演說詞》(1918)講“美術本包有文學、音樂、建筑、雕刻、圖畫等科”(第三卷,第147)。
    [2]魯迅《摩羅詩力說》(1907說“文章為美術之一”(《魯迅全集》第一卷,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5,第73。其《擬播布美術意見書》(1913),說“美術云者,即用思理以美化天物之謂……如雕塑、繪畫、文章、建筑、音樂皆是也?!保?/span>葉朗主編《中國歷代美學文庫》近代卷下,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第468
    [3]澂所論與吉川秀雄在《美術概論》( 1907) 所論“美術”和“藝術”的異同約同,也許是受其影響,也許是中日接受西學共同的內在邏輯,只是時間在中國慢日本一點而己。
    [4] 梁啟超《飲冰室文集》(第一集),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2001,第550
    [5] 兩引文皆見 葉朗主編《中國歷代美學文庫》(近代卷下),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第340
    [6] 葉朗主編《中國歷代美學文庫》(近代卷下),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第605
    [7] 《魯迅譯文全集》(第四卷)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08,第176
    [8] 毛澤東選集》(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863
    [9] 王兆勝 李廣良編《回讀百年:20世紀中國社會人文論爭》(第三卷)鄭州,萬象出版社,1999,第15
    [10] 《周揚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第159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