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偶相逢,千秋知己人何在

    2020-11-17 09:06閱讀:

    月色白狐

    醫者文心

    關注
    偶相逢,千秋知己人何在
    初冬的早晨,與人相約去了寺廟,十月底是寺廟的淡季,少了很多香火。除了我們,就只有幾條養在石缸里魚寂寞的游來游去,幾株老樹,因歲月而滿目瘡痍,這給寺廟增添了幾許蒼涼厚重的色調,空氣中氤氳著清冷的氣息。淡黃的銀杏葉鋪滿了蜿蜒上山的石板路,每一枚葉脈都傳遞著佛法的深意,隨風起落將萬千情懷歸于大地,這般默契,有如趕赴一場季節的約會,伴隨著晨鐘暮鼓的鐘聲,一草一木都沉淀著千年的春秋,無悲無喜,萬物生息,有所依存,有所牽絆,從容如風,物我兩忘。
    有些際遇,因緣而起,年幼時也隨母親走過大大小小的寺廟??偸翘煺娴膯柲赣H,如果我用心習字,可否也能裝裱之后,掛于室內,裝點人生,母親總是笑而不語。光陰匆匆,這樣的愿望在行醫中變得“龍飛鳳舞”,唯有歲月給的墨香依舊青澀。也許真正的人生,無需刻意描摹,幾筆輕描淡寫,便知足常樂,有時為塵世所累,打開電腦,抒幾卷云煙故事,寫一段似水年華,或鋪一張紙,蘸幾筆墨,一個字便覓到了幾分閑雅。
    萬物有靈,我是那個背著世俗的閑人,流連于深秋山間,往返徘徊,不知舊時的人帶著怎樣的心情去游歷,也許是尋常的過客,也許是把酒言歡的詩人,萬木無一葉,客心悲此時,多少人在秋天的渡口迎來送往,把故事演繹成昨天柔腸,而那些坐落的古剎廟宇,依然不減當然靈逸的風采,我踩著曾經迂回的古道,賞閱著今天的風景,追尋著卻是古人的遺風。
    無法經歷曾經的煙塵年代,無法觸摸遙遠的佛法背景,無法走進深邃的古典意境,只能在曲徑通幽的回廊尋找著曾經散落的遺跡,循著空靈悠遠的梵音靜靜的朝大殿走去,這方靈秀溫婉的土地,埋藏了多少戰火中的經文,殘簡,尸骨,還有上古的文明,廟外的香爐,煙霧
    繚繞之后留下了,唐,宋,元,明,清的痕跡,站在檐下,世事浮云早已散盡,古剎依然是古剎,歷史的風煙拂過了它的滄桑,江山沉淀了它的興衰。今日,得已留存的恒古斑駁的靜穆輕輕灼痛了我的思緒。
    踏入木制門檻,幾位年長的僧人一手持念珠,一手合十默念經文,抬頭,漢白玉雕琢的須彌座上安奉著佛祖的金身,神態安詳,慈眉善目,平和淡定的目光注視著世俗每一次的叩拜,怒放的佛光,洞悉著世間一切塵緣往事,在大佛腳下,一本掀開發黃的經文,彌散的心經,以清澈無塵,寧靜致遠的神韻,穿過迷茫的歲月,像水一樣浸入我的思想,占據著我的靈魂,滲透著我的骨血,那一刻,我安頓好所有的名利得失,告訴自己,這才是我尋尋覓覓的心靈歸宿,生命真意。
    我信佛,它不僅是指導人們從精神上消除人生的痛苦,悉心向善,讓人更賦予愛心和人性,更是接近助人濟世的崇高與完美,還有它呵護著靈魂,滋養著情懷,讓人真正體會到回歸自然純樸的本質中。這就是我走過很多寺廟的原因。處于塵世,無法躲過各種煩憂,佛祖不會計較你膚淺或深刻,清醒或迷茫,雕刻在石碑上的那一行行透著禪意的詩文,讓你大徹大悟,指引一條重生之路,走向精神的圣地。
    小時候,聽故事,沒有開頭,沒有結尾,沒有目錄,沒有章節,但一定有個心靈可以寄托的向往,長大,經歷了這個世界的喧囂,摩擦,嫌怨,勾心,紛紛擾擾的爭來爭去,到最后,原本闊達邈遠的塵世,只剩下一顆自私自利的心。是的,這個世界不會厚此菲薄彼,權錢爭到了,幸福不見了;名利爭到了,快樂不見了,生命被欲望迷亂時,是分不出尊卑高下。
    人生至境是清歡,喜歡一段話“我和誰都不爭,和誰爭我都不屑,我愛自然,我愛詩畫,我愛一切美的事物,包括人心,來到這個時間我烤著生命之火,火萎了,我也準備走了”紅塵三千丈,一念山水間,每個人都是一樹花開,或安靜,或熱烈,或寂寞,或璀璨,生命依次厚重,但總有一些令人唏噓的空白,有些讓人牽掛,有些讓人羨慕,走著走著就變成世態炎涼,只是,回眸時,所有的酸甜苦辣都演繹成滄海桑田。
    今日我游歷古剎感懷萬千,不知明日誰又睹物思人,人生匆匆像塵埃一樣淡淡來去,不著痕跡,回首半生,飄萍蹤跡,雖歷坎坷,但終有一種自然簡靜的美,不負歲月辰光。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