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民主黨選票欺詐操盤手浮出水面;臉書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選

    2020-11-20 00:26閱讀:

    陳思進

    央視《華爾街》學術顧問 《絕情華爾街》作者 微博簽約自媒體

    關注
    作者 | 美國羅文
    來源 | 美國的那些事兒
    美國2020年大選中,到底有多少可供作弊的漏洞?根據安全專家的說法,從投票現場到后臺制表,從投票機的USB端口、投票軟件,到托管外國的云端存儲等等,一直存在漏洞。這些漏洞一旦在關鍵的搖擺州被人利用,則放大了其破壞性影響。
    11月13日,川普競選團隊的著名律師林伍德(Lin Wood)提出一項訴訟,指控喬治亞州州務卿今年3月與民主黨及州選舉官員之間的一份協議,改變了當地處理缺席選票的程序和標準,是違憲的。
    這份協議,讓喬治亞州的縣政府官員組成一個三人委員會,對缺席選票的缺陷(因為選民在選票信封上的簽名與檔案中的簽名不一致)做出決定。而原來州立法授權這些決定由單個選舉官員做出。
    《網關專家》(Gateway Pundit)報導說,和喬治亞州州務卿達成這項秘密協議的民主黨律師是前希拉里·克林頓競選團隊的律師埃里亞斯(Marc Elias),他一直忙于管理民主黨在全國各地的其它秘密選舉行動。有媒體稱:他的職業生涯就是在為2020大選做準備。這個2020選票欺詐最大的操盤手之一浮出水面。
    民主黨選票欺詐操盤手浮出水面;臉書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選
    他就是2016年付錢給臭名昭著的、最后引起莫須有通俄門調查、花了納稅人數
    千萬美元、騷擾了川普總統三年的無疾而終的的、偽造的斯蒂爾文件(Steele Dossier)的那個人,他也是領導和運作了至今仍有爭議的2008年明尼蘇達參議員民主黨和共和黨競選戰的那個人。
    他是2020年民主黨法律戰略的總建筑師。他參與了全美挑戰各州選舉法律的十數起訴訟,按他和他的跟隨者的說法,他是在民主黨而戰斗,為所有人的選舉權而戰斗,實際上他就是很多選舉中以欺詐手段運作民主黨秘密翻盤和降低投票門、混淆視聽的幕后推手。
    早在2018年,川普總統就在一個推特上稱埃利亞斯為“民主黨最佳選票盜竊律師”(best Election stealing lawyer)。
    埃利亞斯任主席的Perkins Coie公司獨攬了民主黨法務工作多年,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的紀錄,自2019年以來的一年內,該公司至少收到民主黨相關的組織4100萬美元的酬勞,這只是可查部分,因為這并不包括左翼非盈利組織給它的酬勞。
    民主黨絕不會無緣無故付這么多錢給他,付高價給他的原因只有一個:利用他翻盤選舉。
    我們回看2008年明尼蘇達選舉之夜,民主黨人Franken以715票落后于共和黨人Coleman,埃利亞斯遂介入之后的所謂的缺席選票爭奪戰。缺席選票也是郵寄選票,是選民提前登記投遞的選票。埃利亞斯介入后,每天跟媒體開新聞發布會,匯報最新戰況。然后,就像今年大選一樣,Coleman的領先開始一點點縮水,到第一次檢票后只領先了215票,然后經過數月的拉鋸戰,他最終以315票敗落。
    這不是埃利亞斯第一次干這樣的事,但這無疑是他最令民主黨刮目相看的一次。為什么這個12年前的數票要拖延數月之久,是因為缺席選票要求選民事先登記申請,做假需要時間,這就是為什么今年民主黨利用疫情要大力推廣郵寄選票,不需要選民申請登記直接郵寄空白的選票給每個人的原因,這樣操作會節省民主黨很多時間和精力,不然扭轉的票數有限,不能對付像川普這樣強大的競爭對手,不能形成規模優勢。
    當然他也不是一個常勝將軍,這樣顛覆選票只在選舉人之間存在非常小的票數差異的時候才相對容易成功。2018年佛羅里達參議員席位之爭,他就努力白費了,因為共和黨人最后還是以1萬票的優勢領先,
    他的聰明之處在于他只在有利于他的法庭起訴:如果他估計該法庭相對(民主黨)比較友好,或者地區法官可能傾向于同意他的觀點時,因為這樣可以確??吹皆V訟的成功。
    在2020年大選,他也發起了多項訴訟。在北卡和賓州,他發起的訴訟讓法庭允許了選舉官員在大選日后數日繼續接收缺席選票,而這并不被州選舉法律認可。目前川普團隊正在準備上訴他的違憲案至最高法院。
    他在喬治亞州、愛荷華、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用了同樣的戰術。但這四州也遭到共和黨人在當地高院和聯邦法院的阻擊。他的案子失敗,他迅速地離開了。
    多州確鑿無疑的事實表明,郵寄選票存在漏洞,現場投票選民的身份核實也存在漏洞,這些都是方便利益集團制造選票欺詐的漏洞;開票和計票環節中賦予工作人員自由裁量權,通過刪除選票等方式操縱選舉結果,更是漏洞。
    2020大選最有成效的選票欺詐方式并不是郵寄選票,而是投票軟件作弊,這里邊最重要的一個就是Dominion。該投票系統在美國30個州的200個司法管轄區被廣泛使用。
    民主黨選票欺詐操盤手浮出水面;臉書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選Dominion在全美使用州地圖
    川普律師團律師、前聯邦檢察官鮑威爾(Sidney Powell)說,該軟件的用戶手冊中甚至直接寫明如何“清除選票”。投給川普的選票可以被拖進另一個文件夾,然后刪除整個文件夾。
    民主黨選票欺詐操盤手浮出水面;臉書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選《Dominion投票系統》用戶手冊上列明“刪除結果”(deleting of results)的功能鍵。
    此外在亞利桑那州的Maricopa縣,一份2017年的官方文件顯示,“我們的選票制表技術由Dominion投票系統提供結果報告:Dominion員工目前負責制表機結果輸出的手動數據配置——非選舉員工?!?/font>
    民主黨選票欺詐操盤手浮出水面;臉書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選
    所以從理論上看,為機器提供服務的本地IT人士是最終的政治看門人,“擁有決定選舉的絕對權力?!蓖瑯?,黑客一旦竊取了訪問權,也可以刪除投票數據,還可以橫向或縱向移動到托管所有選舉數據的服務器,控制這個服務器。而鑒于民主黨和Dominion的千絲萬縷的聯系,選這些大量選票的公正性就變成非常讓人懷疑的事了。
    盡管Dominion矢口否認有篡改選票的情形,但是,Dominion的副總裁與系統發明人庫默(Eric Coomer)卻被發現可能卷入了這次的選舉舞弊。
    根據美國媒體披露,早在2016年,發明這套投票系統的庫默,就曾經向伊利諾伊州的選舉官員說,只要有權限,就可以繞過系統軟件,直接進入計票系統的數據庫里。換句話說,廠商與政府官員,只要有權限,就可以進入系統,修改投票結果。
    而且一名企業家歐特曼(Joe Oltmann)也從庫默的社交網站上調查發現,庫默本人是極端組織Antifa的支持者,并且仇恨川普,在臉書上曾經發文提到“警察去死”、“總統去死”。不過庫默已經將他的社交媒體全數刪除。
    歐特曼在今年九月,還特意參加了一個Antifa組織舉行的網絡會議,他發現,庫默竟然公開透露,他已經安排了選舉結果,讓川普不會當選。
    企業家 歐特曼表述:“他(庫默)一直講一直講,然后有人插話進來說,如果川普勝選,我們該怎么辦?然后他回答說,別擔心大選,川普不會贏的,我已經有些動作,確保這一切!”
    (思進注:本文僅代表原作者個人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更并不代表本號立場。文中的論述和觀點,敬請讀者注意判斷……)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