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甘肅】莫高窟的那座道士塔

    2020-10-21 18:28閱讀:

    龍行七大洲

    去哪兒網聰明旅行家 頭條文章作者

    關注
    【甘肅】莫高窟的那座道士塔
    敦煌莫高窟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寶庫,中國的三大石窟之一,太著名了,國人可謂人人皆知。想必多數人也都知道那個發現了莫高窟藏經洞的王道士,也知道王道士把很多莫高窟的珍貴文物廉價賣給外國人的事情,這些珍貴文物的流失可謂是國之痛,民族之痛。
    現在莫高窟已經是全國最著名的景點之一,門票要在一周前預定,每天進入莫高窟的游客如潮水一般,大有把莫高窟湮沒之勢。
    在進入莫高窟的路口中間,有一座金色的墓塔矗立,這里是進入莫高窟景區的必經之處,但是,我觀察了一會,沒有一個人在這里駐足。由此可以肯定,游客中幾乎沒有人知道墓塔的主人,告訴你,這就是那個王道士的墓塔,大名王圓祿,曾經的莫高窟的大管家。
    【甘肅】莫高窟的那座道士塔
    王道士(圖片來自網絡)
    【甘肅】莫高窟的那座道士塔
    英國冒險家斯坦因——敦煌盜寶第一人
    這座小小的墓塔,不單單是埋葬著王道士的軀體道士塔,此塔更多承載著的是國家那段屈辱的歷史,是一座國恥之塔。
    【甘肅】莫高窟的那座道士塔
    【甘肅】莫高窟的那座道士塔
    【甘肅】莫高窟的那座道士塔
    道士塔呈葫蘆狀,中間鑲有一塊石刻的墓誌,因很多人拓片,墓誌已經呈黑色,但文字依然清晰可辨。網絡上可以查到墓誌的全文,復制如下:
    ·············
    太清宮大方丈道會司王師法真墓志
    民國廿年古七月卅日,爲吾師王法真仙遊之百日,門弟子咸願碑記行略,請命紳耆,衆皆曰:“可?!焙涡胰缰?,夫吾師,姓王氏,名圓祿,湖北麻城縣人也,風骨飄然,嘗有出世之想,嗣以麻城連年荒旱,逃之四方,曆盡魔劫,灰心名利。至酒泉,以盛道,道行高潔、稽首受戒、孳孳修煉。迨後,雲遊敦煌,縱覽名勝,登三危之名山,見千佛之古洞。乃慨然曰:“西方極樂世界,其在斯乎?”于是建修太清宮,以爲棲鶴伏龍之所。又複苦口勸募,急力經營,以流水疏通三層洞沙,沙出壁裂壹孔,仿佛有光。破壁,則有小洞,豁然開朗,內藏唐經萬卷、古物多名。見者驚為奇觀,聞者傳為神物,此光緒廿五年五月廿五日事也。嗚呼!以石室之秘錄,千百年而出現,宜乎?價重連城,名馳中外也。觀其改建三層樓、古漢橋以及補葺大小佛洞,積卅餘年之功果,費廿多萬之募資。佛像於焉莊嚴,洞宇於焉燦爛,神靈有感,人民受福矣。惟五層佛樓規模粗具,尚未觀厥成功。陸前縣長嘉其功德,委為道會司,以褒揚之。今者羽輪雖渺,道范常存,樹木墾田,成績卓著,道家之香火可繼,門徒之修持有資。實足以垂不朽而登道岸矣。夫何必絕食煉形而後謂之飛昇哉。
    子 趙明玉
    千佛洞太清宮徒 稽首謹誌
    孫 方至福
    ···········
    墓誌概要闡述了王道士的一生,其中對于發現藏經洞,保護修復敦煌的佛樓著墨較多,當然總體都是肯定、褒獎之詞。
    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中有一篇“道士塔”的散文,此篇主要歷數了清政府的無能和對敦煌文物的保護不力,也指責了王道士的愚昧無知,貪圖小錢兒,出賣了國家的珍貴文物,結尾處的感嘆是對當時國情的一種無奈的嘆息。當然,余秋雨筆下,清政府和王道士無疑都是歷史的罪人。大家如有興趣,可去讀一下這篇文章。
    網絡上還有另一種聲音,而且是不止一個人發出的聲音,意見與余秋雨先生相左,主要認為“清政府的無能和不力”是文物大量流失的根源,而對于王道士的批評過于刻薄,且情節與事實不符,他們認為王道士恪盡職守,為保護敦煌傾盡心身之力,發現藏寶洞是偶然,賣文物是不得已而為之,其所得都用于修復大部分的敦煌文物古跡,并未把所得據為己有。簡言之,王道士是有功之人,即使有過,也是迫于無奈。
    無疑,對王道士的功過是非認識是多元的。余秋雨先生的“道士塔”我讀過兩遍,能感到,這是一個文人對于祖國的燦爛文化遭到破壞和珍貴文物的大量流失表示出的無比憤怒和痛心疾首的感慨,我認為,余先生對于敦煌文物流失責任的分析陳述還是公正的,只是沒有對王道士的有功部分加以描述——當然也不能在此篇描述,如果描述,整篇文章就偏離了方向。但余先生是把主要罪責清晰的歸咎于當時清政府的腐敗無能上。
    借用余秋雨先生“道士塔”中的一段作為結尾:
    ......
    一箱子,又一箱子。一大車,又一大車。都裝好了,扎緊了,吁--,車隊出發了。
    沒有走向省城,因為老爺早就說過,沒有運費。好吧,那就運到倫敦,運到巴黎,運到彼得堡,運到東京。
    ......
    ......但我確實想用這種方式,攔住他們的車隊。對視著,站立在沙漠里。他們會說,你們無力研究;那么好,先找一個地方,坐下來,比比學問高低。什么都成,就是不能這么悄悄地運走祖先給我們的遺贈。
    我不禁又嘆息了,要是車隊果真被我攔下來了,然后怎么辦呢? 我只得送繳當時的京城,運費姑且不計。但當時,洞窟文獻不是確也有一批送京的嗎? 其情景是,沒裝木箱,只用席子亂捆,沿途官員伸手進去就取走一把,在哪兒歇腳又得留下幾捆,結果,到京城已零零落落,不成樣子。
    偌大的中國,竟存不下幾卷經文!比之于被官員大量糟踐的情景,我有時甚至想狠心說一句:寧肯存放于倫敦博物館里!這句話終究說得不太舒心。被我攔住的車隊,究竟應該駛向哪里? 這里也難,那里也難,我只能讓它停駐在沙漠里,然后大哭一場。
    ......。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