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歲月的味道浸潤——東京都“山本亭”園林散記

    2020-11-19 11:14閱讀:

    蔣豐

    《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

    關注
    常常有人說,“危機,就是機遇?!币渤3B犎苏f,“破壞,帶來的就是創新?!蹦翘?,風和日麗,從位于東京都葛飾區柴又帝釋天的《寅次郎紀念館》出來,我并沒有繼續沉浸在日本這位“草根影星”的樁樁往事之中,而是腦海里面突然冒出了這些話語。因為我知道,這附近的日本式庭院“山本亭”就是在1923年關東大地震后興建的,其后用了30多年的時間不斷地重建、改建、添建,一直保存到了今天。
    追根溯源,如今成為東京都觀光勝地之一的“山本亭”,在很早很早以前是“莊屋”鈴木家的土地。我們很多人都知道現在東京街頭也有許多名為“莊屋”的“居酒屋”,卻不知道“莊屋”的真意是什么。我們還經常喜歡說一句調侃的臺詞,那就是“別拿村長不當干部”。其實,“莊屋”就是日本江戶時代的“村長”。即使今天在中國,也很難看到街頭有以“村長”、“鄉紳”冠名的小酒鋪,而日本傳統農村的“莊屋”依然擁有著、延續著、拓展著市場。不知道我這句話,會不會給中國帶來一個新的“創意市場”。
    話往回說,當時日本的“莊屋”——鈴木“村長”就知道搞鄉鎮企業了,在這塊土地上建了一個造瓦工廠。到1923年的時候,一場罕見的關東大地震,給東京帶來房倒屋塌、火災四起、人員傷亡慘重,這個工廠也陷入“全滅”狀態。于是,鈴木村長把廠址轉賣給照相機零件生產廠家的經營者山本榮之助。那個年代,照相機零件生產廠家應該算是“高科技”創新企業,手頭上的票子不會成問題的。如果僅僅是因為有錢,那也沒有什么聊的,可聊的是他在建設工廠的同時還建設了這樣一座和式庭院——“山本亭”,從而讓這里“舊貌變新顏”。由此,也可以看出當時日本城市企業家與鄉鎮企業家的不同。當然,我們也沒有必要都往“素質”上去靠。
    歲月的味道浸潤——東京都“山本亭”園林散記

    走進“山本亭”,購好門票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脫鞋、存鞋。在迂回、曲折的長廊中,無鞋而行,實際上是在溫馨地提示你已經進入了一個靜謐之地,以致讓人非常自覺地把說話的嗓音放低。而這種靜謐帶來的“靜謐之美”,應該是日本式庭院的共同特點。
    或許是因為建園者是一位企業家,或者建園的年代是日本積極汲取外來文化的時期,“山本亭”被稱為“近代和風建筑”,也就是“日西結合”的建筑風格。難怪在美國發行的日本庭院專業雜志也會對它進行介紹。
    我輕輕地踏著“榻榻米”,穿過那張貼著雪白“和紙”的扇門,拉開一格一格小小玻璃方窗組成的屋門,坐在屋檐下,靜靜地欣賞庭院的風景。
    這個時候,作為一個中國游客,能夠想到的是歐陽修的“庭院深深深幾許”,想到的是蘇軾的“深深庭院清明過”,想到的是李清照的“晚風庭院落梅初”。滿眼皆綠,但綠得錯落別致。那修剪得當的松樹的深綠,那池塘邊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的淺綠,那俯身依傍著石塔的枝葉攀纏的多色之綠,那水井邊踏痕殘留的青苔之綠,都在傳遞、散發、流溢著難以言喻的“靜謐之美”。
    歲月的味道浸潤——東京都“山本亭”園林散記
    退回房間,席地盤腿坐在薄薄的軟軟的紅氈上,穿著和服款款而行的“大和撫子”把白綠相間的一碗抹茶放在矮桌上,那種我們認為土得掉渣的“紅配綠”居然在瞬間顯得是那樣的和諧。綠色洗心,紅色燃心,我感到洗后再燃的那顆心會有一種“老夫聊發少年狂”的沖動。
    據說,這座庭院是一座“書院式庭院”。對于我這個擁有“三房”——三個“書房”還嫌不夠的人,奢望的是在有生之年再能夠增加一、兩個“書齋”,希望的是能夠不時地在“書院式庭院”中踽踽獨行、徜徉……
    如今,“山本亭”已經成為東京都葛飾區政府的財產了。到底是山本家后續無人,還是山本家后人無力“供養”,我也說不清楚。但物幾轉手的歷史,總會讓人生發出一些感慨的,其間浸潤的歲月的味道,也是回味無窮的。好在,它已經成為“東京都選定歷史性建筑物”,類似于中國的“省級文物保護單位”,讓它得以在熙熙攘攘的游客的打卡中靜謐地延綿、傳承。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