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王熙鳳盛讚林黛玉為哪般?

    2020-11-20 03:56閱讀:

    依湄湄

    湄。

    關注

    王熙鳳盛讚林黛玉為哪般?
    那日看戴敦邦先生的彩繪《紅樓夢》,第三回是林黛玉進榮國府的圖片,是王熙鳳拉著林黛玉在賈母跟前的,去小說中找相應的描寫,看了之後不免多想了一想,又不免感慨一下:真的彷彿是每次看都會有新的發現似的。這一次也不例外,又有了新的發現了,而且還真的是蠻有一點驚訝的?!?/span>

    王熙鳳竟然那麼樣的誇讚了黛玉!而除了誇讚林黛玉,王熙鳳好像還沒有誇過任何人,包括那個在賈府「人多謂黛玉之所不及」的寶釵??墒?,看了那麼多次的《紅樓夢》,對鳳姐誇獎林黛玉卻好像沒有太多的感覺,只是覺得黛玉就應該是那麼好的,鳳姐誇不誇她她都那麼好,可是呢,這一次真的是有了一點感覺了。先再來看看小說的正文罷,——

    這熙鳳攜著黛玉的手,上下細細打諒了一回,[甲戌側批:寫阿鳳全部傳神第一筆也。]仍送至賈母身邊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這樣標致的人物,我今兒才算見了!
    [甲戌側批:這方是阿鳳言語。若一味浮詞套語,豈復爲阿鳳哉!甲戌眉批:真有這樣標致人物出自鳳口,黛玉豐姿可知。宜作史筆看。]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甲戌側批:仍歸太君,方不失《石頭記》文字,且是阿鳳身心之至文。]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頭心頭一時不忘。[甲戌側批:卻是極淡之語,偏能恰投賈母之意。]……

    鳳姐誇林黛玉的這幾句話實在是很有份量的喔。為什麼這樣說呢?首先,王熙鳳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按照古董商人冷子興的話說就是「說模樣又極標緻,言談又爽利,心機又極深細,竟是個男人萬不及一的」,冷子興不過是京城裡的一個古董商人,他是如何知道王熙鳳的?當然是有人告訴他的,而這個人不是旁人,是他的丈母娘;而他的丈母娘也不是旁人,恰好就是王熙鳳的姑媽榮國府的女主人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冷子興口中的王熙鳳和周瑞家的口中的王熙鳳真真也是如出一轍,——「這位鳳姑娘年紀雖小,行事卻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樣的模樣兒,少說些有一萬個心眼子。再要賭口齒,十個會說話的男人也說他不過。」周瑞家的給劉姥姥介紹鳳姐的時候這樣說。周瑞家的也是一個心機深沉的老江湖了,她看人怎麼會看走眼?即便她看人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確,也一定是八九不離十的,所以,她嘴巴裡說出來的鳳姐兒的精明能幹自然就是不容置疑的,更何況後來還有寧國府裡那個能幹卻早逝的兒媳婦秦可卿更是將「脂粉隊裡的英雄」這樣的誇讚給了鳳姐兒了。秦可卿也不是尋常女子,她是賈府裡的老祖宗賈母極為看中的女子:「賈母素知秦氏是個極妥當的人,[甲戌側批:借賈母心中定評。]生的裊娜纖巧,行事又溫柔和平,乃重孫媳中第一個得意之人,[甲戌側批:又夾寫出秦氏來。]……。周瑞家的、秦可卿都是人精兒似的人,她們那麼的認可了的王熙鳳又豈能是等閒之輩?所以,從這一層看,王熙鳳那麼的誇讚了林黛玉就非常不得了了,——王熙鳳誇讚林黛玉不得了,被誇的林黛玉更顯得出類拔萃與眾不同,這是為什麼說王熙鳳誇讚林黛玉的話有份量的第二點。

    是喔,再看一遍王熙鳳誇讚黛玉的那句話,怎麼說的?「這熙鳳攜著黛玉的手,上下細細打諒了一回,仍送至賈母身邊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這樣標致的人物,我今兒才算見了!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頭心頭一時不忘?!?/span>

    鳳姐誇黛玉不是一上來就誇,而是上下細細打糧了一回之後方才笑著誇讚的,而恰恰是因了這一個「上下細細打諒了一回」方顯得她的誇讚是由衷發出來的,而非是討好賈母的虛情假意,當然,也因為了這一個「上下細細打諒了一回」,才讓她的誇讚顯得那麼的份量重?!柑煜抡嬗羞@樣標致的人物,我今兒才算見了!」林黛玉的美通過王熙鳳的嘴巴告訴了出來,可是具體林黛玉美成什麼樣了?小說家沒有寫出來,也是的喔,一個神仙似的妹妹,人間的文字再如何的美好又怎麼能夠描述得出來呢?所以,就將這樣的美留給讀者自己在心裡去描繪了罷。只是,到這裡鳳姐兒對黛玉的誇讚還沒有結束,底下接著到一句更是有一點不尋常了,——「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灌??這句有什麼不尋常呢?

    這句當然不尋常!賈府是烈火烹油似的富貴已極,氣派自然不言而喻!甚至可能連「賈史王薛」四家族中的除掉他們賈府的另外那三家的氣派都無法與他們家相比罷?雖然後來王熙鳳在和賈璉生氣的時候說過這樣的一句話:「你們看著你家什麼石崇鄧通。把我王家的地縫子掃一掃,就夠你們過一輩子呢。說出來的話也不怕臊!現有對證:把太太和我的嫁妝細看看,比一比你們的,那一樣是配不上你們的。」王家是財大氣粗,可是說到氣派上,王家似乎終究是略輸了一籌的罷?其他人家的氣派更是沒有辦法比得了了?雖然在秦可卿死的時候說到史家時有一句「便又聽喝道之聲,原來是忠靖侯史鼎的夫人來了?!菇K究無法與賈府的氣派相比。而「家中有百萬之富,現領著內帑錢糧,採辦雜料」的薛家也差不多,氣派有,但是卻無法與賈府相比。史王薛三家都無法與賈府相比,可林黛玉身上的氣派竟然絲毫不輸賈府!這真的了不得!所以黛玉帶著通身彷彿賈母嫡親孫女兒的氣派進入是她的爹林如海事先給她打點好的?抑或還是黛玉自小就在她的娘親的耳濡目染下形成的?我想或許兩者都有罷?總之,黛玉是一身的不同凡響,而這樣的不同凡響藉著那個脂粉隊裡的英雄王熙鳳的口告訴出來才更有說服力,不然,試著想像一下,假若是由探春口中說出來的這句「這通身的氣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有一點酸溜溜的罷?用王夫人?也不對,要是王夫人這樣說了就愈發顯得虛情假意了。所以,這樣一句盛讚的話只能夠是王熙鳳來說,因為也只有鳳姐兒說了,才能夠真正的讓人相信黛玉的氣度不凡,真真是那一個神仙似的妹妹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