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rh1ff"><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menuitem></progress></big>

<progress id="rh1ff"></progress> <big id="rh1ff"></big>

    <progress id="rh1ff"><menuitem id="rh1ff"><cite id="rh1ff"></cite></menuitem></progress>

    新浪博客

    走出恐懼,在共同體中發展自己讀《教學勇氣》

    2020-11-16 09:13閱讀:

    杏壇聽雨V

    高級中學語文教師 霍同長

    關注
    學科知識、學生和教師是教學的三個核心要素。教學實踐中的絕大多數矛盾和困惑,都與這三個要素有著直接的關聯。如學科知識的浩瀚無垠與教學時間的有限;學科以及教學體系的完整與教師對學科理解的支零破碎;學生是鮮活復雜的有機體與教學要求的整齊劃一等等。帕克·帕爾默(ParkerJ·Palmer)則認為,教學中各種問題的根源在于教師與學科分離、與學生分離、甚至與自己分離。教師對自己內心世界的感知和理解對教學質量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真正好的教學來自于教師的自身認同與自身完整。
    厚植成長的內在沃土
    什么是教學?帕爾默說,教學一直都是個人生活與公眾生活危險的會合。教學工作不像醫生、律師、會計等領域有隱私的保護和私密性的要求,必須要直面公眾;教師努力地研究學科知識體系、探索用怎樣的方式將這些知識傳遞給學生,如何才能讓學生熟練地掌握,并學會用這些知識來解決具體的問題。在這個過程中,教師自己、所教的學科甚至所代表的學校,都需接受公眾的評判,可能有贊美和褒獎,但更多的還是嘲諷、漠視和傷害。
    也因為有上述危險,所以很多教師常將自己“裝在套子里”,盡量避免和學科、學生、社會公眾建立聯系。教學時照本宣科用的得心應手,如果出了問題也是教材編寫者的事情;課堂上采取滿堂灌,盡量不給學生發言和互動的時空;家長和社會盡量少聯系,關上教室的門不對外開放教學……可盡管做了這許多努力,很多教師的內心依然充滿著恐懼:教學內容把握不夠精準的心情忐忑,對學生循循善誘但得不到回應的沮喪,面對各種各樣的競爭導致的壓力,被迫改變自己的教學習慣帶來的內心不安,等等。不僅教師內心充滿著恐懼,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同樣充滿恐懼,于是在課堂上保持沉默、不愿主動表現自己、變得玩世不恭,好奇心和求知欲也因此被消耗殆盡。充滿恐懼的教與學的文化,使得教學變得越來越平庸。
    帕爾默認為,導致上述問題的根源在于教師不認識自己。因為不認識自己,所以不懂得所教的學科,不能從更深的層面、從個人的意義上吃透學科。因為不認識自己,所以不可能了解學生;因為不了解學生,就不可能教好他們。好的教學的秘訣其實不復雜,就是要通過教師內在生命的完整與強大、充盈而豐沛的心靈能量,在學科知識、個人經驗、和社會生活之的交匯處“編織聯系之網”,來打破學科、學生、教師三者之間的隔閡,將其融為一體,以實現自身認同與自身完整。
    教學中的各種對立是不可避免的,
    但對立的另一面是統一。帕爾默建議教師通過對相互聯系依存的統一關系的認識,塑造自己更為積極的內心景觀,以愛取代恐懼、以共同創造取代控制,從而突破恐懼的包圍,提升相互聯系的能力。教學是無止境的相遇,只有認識自己,能聽到發自內心深處的聲音,才有可能和學生的內在心靈相遇并產生共鳴;只有仔細體驗每一個相遇,在相互聯系中體驗,才能在體驗中不斷豐富并強化聯系之網,這是做好教學工作的源泉。
    打造教學的共同體
    真正的教學不會完全以教師為中心,教師給什么學生學什么;也不會完全以學生為中心,讓外界失去對學習進程的把控。學習不是線性傳播的過程,而是在教師、學生、學科知識和學習環境共同編織的這張網中,通過不斷的互動交流,一步步地向真理靠近的過程。帕爾默用共同體來描述這樣的教學過程。在共同體中,不存在純粹的知識客體,也沒有絕對的權威。認知、教學和學習的過程,看起來更像一個市民大會,一個熱鬧的超市。超市里面匯集了各種各樣的物品,銷售者不能強制顧客購買什么,但他要設法讓顧客理解每一種物品的品質和特點,同時揣摩顧客的需求,將可能合適的物品推送和顧客;顧客在面對琳瑯滿目的物品時要學習如何分辨、選擇和甄別,從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物品。
    教學的共同體是建立在師生之間、師生和知識之間民主、平等的基礎之上的。教師在其中自然要擔當起首席的作用,也需要對學習進行不斷評估。但這是為了給學生的學習提出建議和參考,幫助他們成為更好的自己,而不是對其蓋棺定論,用一把尺子將學生比出個高矮差異來。作者將教師在教學過程中處于的最佳水平比喻為牧羊犬:維持羊群能放牧和自己吃草的空間;把羊群聚集到一個空間之中,不停的把走失的羊找回來;保護空間的邊界并把可能對羊群帶來的危險阻攔在外;在草要吃光的時候將羊群轉移到有食物的新空間。
    共同體有多個層面,班級師生層面的,校級教師層面的,學校和家庭、社會層面的,等等。促使共同體發揮作用的是一個個真實而開放的問題,以及圍繞問題所展開的嚴肅和真誠的對話。帕爾默非常詳細地向讀者介紹了進行提問、開展對話、聆聽心靈深處的指引等一系列具有實操性的、實現彼此聆聽能力的對話策略,如果這樣的共同體真的建立起來了,對教師擴充深化作為優質教學資源的自身認同和自身完整是大有裨益的。
    給教育改革注入新活力
    人們經常形容教師的教學工作是“帶著鐐銬跳舞”,但從某種意義上說,這“鐐銬”就來自于自己的心靈,就源自自己的行為和心靈沒有實現和諧和統一。要讓教育愿景得以實現,要讓教育改革能穩步推進,首要的一步就是認識自己,通過實現行為和內心生活的和諧統一來過上一種不可分離的生活。在這樣的生活狀態下,教師不會瞻前顧后,而是以自身內心推崇的方式進行著教學,即便在探索教學新路的過程中受到各種阻力、冒著喪失各種待遇的風險也再所不辭。因為他們堅信,外界強加給自己的懲罰絕對不會比自己加注于自己、自我貶低的懲罰更糟。
    當然,僅僅做到這一步是很悲壯的。一個人的力量在強大,也沒有共同體發揮的作用大。要在改革的道路上找尋志同道合的同伴,來強化自己的選擇,通過共同體的力量來鼓舞自己的斗志。當下有很多教育組織經常舉辦的各種研討活動,積極推進的各類教育實驗,其實就是一個個有共同志向的教育者的共同體,很多教師就是在這樣的組織中汲取力量和智慧,夯實自己前行的步履的。
    但僅僅依靠共同體依然不夠,因為共同體往往是業內人士的專業性團隊,而教育是一項公共事業,需要社會各界對改革的積極支持與參與。努力走出教育的學術圈,積極主動地與公眾開展交流對話,并形成新的更大的共同體,讓全社會都來關心教育的愿景變為現實,教育改革成功的可能性就會大很多。(作者:闞兆成)


    《教學勇氣:漫步教師心靈(20周年紀念版)》 帕克·帕爾默著,方彤譯,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20年版








    我的更多文章

    下載客戶端閱讀體驗更佳

    APP專享
    天天棋牌下载